建筑楼宇

多少年来,画画一直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歪歪斜斜地走着一条很长的路。既活了一条躯体的生命,也活着一条艺术的生命。有艺术大成的人,可言艺术是生命,像我这样没有大成的人,也同样面对绘事感到重要而不可少。提起画画,从来不敢说“随意”、“好玩”更不能“飘逸”。从学画时的艰辛到今天每搞一件作品的艰难,使我一直在体验着画一张好画的不容易,一直感受着一件好作品的高境界是那么可望而不可及。 我无法把画面的事捋顺成有系统、有章程的理论体系。面对时下大理论家、新文人画家的高级、陌生、复杂的宏篇大论和费解、艰涩的对绘画描述的新概念、新词汇,我更加认为绘画的理论高不可攀。所以,我干脆掩耳盗铃、只管画画,不问画理。

产品需求与挑战

市内乘S166路到顺河路城东路站下车,和大象博物馆是对门,公交可合并参考。

在印度就有这么一条公路,印度最危险的公路,置于3528米高空的悬崖边,犹如过山车般的惊险。这条公路叫做佐日拉,它是连接印度拉达克和克什米尔山谷的重要通道之一,这条佐日拉公路海拔高达3528米左右,甚至还被列入世界十大死亡公路之一。在这条公路上,路的宽度不足10米,最狭窄地方的宽度还不到3米,几乎只能通过一辆车,如果从高处往下看这条公路,就像是一条细线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