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软件

精神病院5汉化版

如果被关进精神病院,怎么证明自己不是精神病?这确实是一个有趣的问题!如果承认有病,那精神病院患有你;如果否认有病,那正好,这也是精神病的典型症状之一。像奥斯卡最佳影片《飞越疯

如果被关进精神病院,怎么证明自己不是精神病?

这确实是一个有趣的问题!

如果承认有病,那精神病院患有你;如果否认有病,那正好,这也是精神病的典型症状之一。

像奥斯卡最佳影片《飞越疯人院》,就是讲了这个故事。主角迈克·墨菲就是那个不经意闯入精神病院的正常人。然而他用尽了所有办法都无法让医护人员相信自己是正常的。最后,在电击和切除脑前叶手术后,他就真的变成了那个不会思考的“非正常人”。

不过电影毕竟是电影,剧情是虚构的,不足以为这个题目的依据。

但是不用担心,在上个世纪还真的有那么位著名的心理学教授大卫·罗森汉(David Rosenhan),上演了这么一出真实的“飞跃疯人院”。

当时他就召集了共7位朋友(2名心理学家、1名研究生、1名儿科医生、一名精神病医生、1名画家、1名家庭主妇),外加自己组成了共8人的伪精神病人联盟

实验场地就是美国的各种精神病院,有豪华的也有条件较差。

图:大卫·罗森汉

这次行动可不是闹着玩的,而且装精神病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所以为了不出差错,这些假病人都需要经过一系列的训练。

比如在实验前,他们需要连续5天不洗澡、不刮胡子、不刷牙等。

反正就是怎么邋遢怎么来,外表看上越不正常,才越容易获得精神病院的通行证。

此外,他们还需要练习如何把药丸藏到舌头底下,等护士走了之前,再吐到厕所冲掉。

不过最重要的还是,这些假病人除了可以虚构自己的名字和职业外,必须对医护人员的问题如实回答。

而且他们的唯一病症也被设定为,“有人一直在我耳边发出‘砰、砰、砰的声音’”,不能捏造和假装还有其他症状。

他之所以这样规定,是因为这种以无特殊意义声音为主诉的症状,是因为当时的精神医学文献中,还未将这类幻听纳为案例。

除此之外,罗森汉也与这些假病人约定好,只要被医生诊断为需住院治疗,他们就要马上表示之前的幻听症状全部消失,并感觉良好。

图:实验时的一所精神病院

训练完毕后,他们就按原计划行动,到各大精神病院挂号去了。

实验进展得出乎意料的顺利,他们8个人无一例外地都被确诊为精神病,其中七人是精神分裂症,一人为狂躁症。

入院后,这些假病人立马恢复正常,并对医护人员说自己已经不会再有“砰、砰、砰”的幻听症状了。

然而,医护人员还是将他们送去接受治疗了。

就这样他们8人在精神正常的情况下,还是平均住院了19天,最长的为52天,最短的也住了一周。

在这段时间内,没有一个医护人员发现他们本来就是精神正常的。

而且无一例外,他们最后能够出院的原因,都是因为病情暂时好转

所以也就是说,你只要住进来了,你就是精神病人,不允许反驳。

在实验结束后,罗森汉就马上写下了他这个实验,并在著名学士期刊《Science》上发表了论文《精神病房里的正常人》。

这篇论文一出,马上震惊了整精神卫生界并无情地嘲弄了当时的精神学体系。

他指出了当时的精神病诊断是多么的靠谱,竟连正常人和精神病人都无法区分。


与此同时,他也揭露了精神病治疗中,病人标签化的危害。

所谓病人标签化,也就是说一个人一旦被认为患有精神病,那么他的一切行为和举动都会被其他人视为反常,并将这些标签

例如在医院里罗森汉只是单纯的依照惯例勤写笔记,这都会被医护人员称为“书写行为”认为这是精神分裂症中的偏执的特征

就像精神病院的病人说自己没有病,医生也会把“否认有病”当成是发病的一种特征。

图:罗森汉对假病人受到的“非人格化”对待统计

不过,罗森汉这个实验也是有争议的,全美国乃至全世界的精神病医生都对此十分不屑。

当时一位专攻心理分析的精神病医生斯皮策就写了30多页,共两篇论文来反驳这罗森汉这个实验。

他直指罗森汉的实验是不规范的,有明显的逻辑漏洞,并不能证明精神病学是不靠谱的。

他说:“如果我先喝下1升血,然后再随便挂个急诊,一到医院就吐个满口鲜血,医护人员的反应可想而知。他们若诊断我为消化道溃疡并予以治疗,而我却以此来断定医学无法确诊病人有没有消化道溃疡,这怕是难以令人信服。”

图:斯皮策

除此之外,罗森汉和假病人们在入院之后,也没有向医护人员们坦白他们是来做实验的。

斯皮策在论文中还指出,他们对医护人员的不诚实是导致这一结果的主要原因。

“结果是什么?照罗森汉所言,所有病人都是因‘病情改善’而获准出院的,这里‘病情改善’的定义就很明确,就是没有病症,也就是说医生能够看出来这些‘假病人’是神志清醒的。”

在这之后,有一家医院更是不信邪的向罗汉森下了战书:如果未来3个月内,你再派假病人来,我们绝对一个不漏地都揪出来。

罗森汉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毅然应战并表示要派若干病人到该医院就诊。

这几乎就是罗森汉原来实验的反向操作,如果医护人员能够诊断出哪些病人是装的,就算罗森汉输。

90天就这样过去了,医院果然非常有信心地告诉罗森汉,他们发现了41个假病人

然而事实却是——罗森汉一个假病人都没有派过去。

图:罗森汉

尽管医院表示,这其中有一部分是没有患病但又担忧的不知情访客。

但实验进行到此,罗森汉已毫无疑问地让当时的精神病学颜面尽失。

如何让一个有精神病的人去精神病院?

谢邀!精神病分轻度,中度和重度,你的这位亲戚患者已经发病了而且非常严重,不能再拖延了,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很难康复!人就废了,我的建议是:家人应该立即把患者送到精神病院治疗。

得了精神病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引起重视,而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这种病多数是受惊吓,刺激,心里压力过大,心眼小,脾气大,性子急,或性格内向,导致心里淤积而忧郁想不开。初期睡眠不佳,健忘,常常遇事烦恼而想不通,经常发无明火。中期失眠严重,话多,说话偏离轨道,行为异常,做事似乎正常却反常,但患者不承认自己有病。如果在这个紧要关头送医院就诊,患者容易治愈。但是病情发展到重度已经很严重了,患者整天不睡觉,喜怒无常,头痛无比,幻觉,幻听,幻视,骂人打人,伤人,甚至有的还会杀人,大脑完全失控。因此,精神病早发现早治疗有利于患者早恢复。

精神病,特别是精神分裂症患者必须认识和了解自己的病情,当然家人也不例外,配合治疗,家人理解很重要,要引起足够的重视,有可能服药是终身的,服药期间,也可能对五脏有伤害,不致命,但不可不吃药,千万不能私自停药,宁可少吃一份饭,也不少吃一次药!也可能出现不良反应,如目光痴呆,面孔呆板,留口水,话少,随着药量的减少,会好很多。我还要提醒你,正常了,不是痊愈!更不能说明不复发!发一次严重一次,专科医院的医生评估才是最好的意见。

精神病目前大多数是西药治疗,虽然有效果和缓解,但我认为治标不治本,中西结合,效果会更佳,精神病患者主要思虑过度,魂不守舍,舌苔发白,有的舌苔黄腻,湿气太重,心火大,脾虚,肝气淤积,不能舒展,中医称为阴阳失调,所以中医调理很有必要。

精神病患者是最值得关心的人,希望你的家人多关心,多体贴他,千万不要刺激他,这样有利于他的康复。祝他安康!

如何在精神病院证明自己是正常人?

谢河马友邀。

让医生开证明。

要不,给医院提合理化建议……

精神病院生活好吗?

谢邀!我看望一个邻居,他们吃的土豆不去皮的,没油没盐的,像猪吃的!能不送医院就不要送!

如果被抓去精神病院,怎么证明自己不是病人? ?

谢谢邀请。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万一被人强行弄进精神病院,我觉得最好的证明方法就是随其自然,不要急着去刻意证明。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可谓是江湖险恶,世事难料。真说不准哪一天被误送或者被人陷害送进精神病院被精神病也都是有可能的,我们不妨聊一聊这个话题,也算是有备无患,防范于未然吧!如果有时间,你不妨抽空看一看日本电影《追捕》中的杜丘,还有黄渤主演的一部什么电影,内容就有类似正常人被送进精神病院的描述。一旦被误送入精神病院,想死里逃生,虎口脱险,那简直是难于上青天。意大利一家精神病院里一个负责运送精神病人的司机,因玩忽职守溜掉三个病人,为了不被处罚司机以免费搭车为由,骗三名正常人上车后被送进精神病院。强制关押28天,其中两个差点变成了真正的精神病人!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是我们的话,怎么证明自己不是精神病呢? 如果把我送到精神病院当成精神病人,相信我会很快急得发疯,变成真正的精神病人。而极力证明自己是正常人、说明事情的真相。以便尽快逃离这个魔鬼般的般的世界。他们其中有两人就是这样竭力为自己辩白解释,都是那样的苍白无力,每个人包括精神病人都会说自己没有病。可事与愿违,你说的越多医护人员越是更加相信他们有狂躁症,是疯子,越是不停的给他们打镇静剂。而其中一个却什么都不做,像平时在家里一样。说服自己千万不要试图反抗和逃跑。老老实实的接受治疗,该吃吃,该喝喝,该看书报就平静的阅读,尽可能地配合他们的治疗,护理人员给他刮脸时,他还面带微笑滴说声谢谢。吃药的时候则是顺从地吃下去,再悄悄地压在舌下然后偷偷地吐出来,吃下去的药片儿,也要抠一抠喉咙,把药一定吐出来。在医院艰难度过生不如死的28天后,经医院鉴定才以‘病情轻微’为由,终于被放出医院。



记住, 精神病院不是讲理的地方,而且证明自己不是精神病人的最好方法就是不去证明!正常人万一被误送精神病院,你越是声嘶力竭的去证明,反而就越像精神病,事情可能就会变的越来越麻烦!愿这种倒霉的假如永远都是假如!

精神病院会被废除吗?

如此荒谬的看法!精神病人是正常的?精神病院能废掉吗?这应该是一个患者的言论吧!

精神医学作为医学分支学科已经发展了几百年历史,为人类的健康与发展做出了重大的贡献!我不知道你是出于什么目的还是什么样的看法?居然说出了这么有悖于现实和科学的思想,根本上存在思维逻辑方面问题,其言论错误程度已经超过一些精神疾病患者!

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了解的精神疾病和精神病人?也许你是亲身经历?也许你是道听途说?也许你根本就是为了博人眼球!作为一个从业多年的精神科医生看惯了精神病患者和家属的疾苦,居然在这样文明的社会里能看到如此离谱的言论!实在痛心!你要取消精神病院先去问问精神病患者家属同意不同意吧?你没有资格说这样的话!


这样的提问也反应出了社会对精神疾病和精神病人相关情况和报道的缺失!很多人还质疑精神病院的规范性!我可以肯定的说,凡事国家公立医院的精神专科医院都是很规范的医院!希望大家多了解一下这方面的知识,为了普及相关知识和提高大众认识贡献一份力量!

有兴趣的可以关注一下,我最近写的原创科普文章,都是我所经历过的真人真事。看看精神病院那人那事,了解一下精神病患者和家属的疾苦。

精神病院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如果以前对精神病院不了解,那么现在可以去精神病院里面,看看是怎样的了,因为中国有个神经病院是对游客开放,可参观的。

精神病院里面到底是怎样的呢?精神病院对我们常人来说是恐怖的地方,恐怖在于我们对精神病医院的了解,只限于在电影的画面里,尤其描述精神病院题材的,来源于恐怖电影的比较多。精神病院对精神病人的家属来说是充满希望的地方,这里可能会治愈生病的亲人。精神病院对患者来说是改变自己未来的地方,这里有可能会给无意识的自己,变的与常人一样,从此改变自己未来的命运。

历史上有流传下来一些,关于精神病患者在精神病院,治疗过程中的照片,照片里患者的痛苦,不次于恐怖电影里出现的画面。从这些历史的照片中,可以看出,精神病院曾经的确是个恐怖的地方。 意大利精神病小孩


精神病患者的椅子


精神病患者的紧身束衣

韦弗利山疗养院 这里除了治疗精神病人,也治疗那些具有传染病的病人,相传疗养院在倒闭后,在已经废弃的房子里,经常出现鬼哭的声音,在营业的五十多年当中,六千多人死在这里,人们都说这里的声音是那些,非正常死亡的冤魂在哭诉。

哈德逊河州立医院 记得有一部电影,讲述的是一个精神病人被关押在一个废弃的精神病医院里做人体实验,后来他无法忍受痛苦,把自己点燃,目的就是为了烧毁这所医院,哈德逊河州立医院与电影里的场景很巧合,医院在2003年倒闭并废弃,但是在废弃的5年后,医院的男病号区,莫名奇妙的起火,医院被烧毁。

阿勒格尼联合精神病院这所医院的外表看上去十分的华丽,实际上里面对待病人,简直令人发指,他们把病人的衣服全部扒光,并锁在铁笼子里,每当深夜的时候,大楼里面就会传来高低起伏,不同人的痛苦嘶叫声。

维也纳疯人塔 在这个圆形的塔里面,病人像犯人一样被关押着,每个病人都被铐起来,如果有病人想逃跑,就会被设置在塔外,高墙之上的闪电捕捉器给击倒。

开放旅游的精神病院香港青山精神病院,为了让更多社会上的人,对精神病人及对精神病院有更多的了解,每隔五年,对外开放一次,开放时院方会为游人,准备很多互动的小游戏,从这些游戏当中,可以对精神病,有更多的认知。

如果还是对精神病院有着各种各样的猜测,待青山神经病院开放时,可以去参观,参观后,相信精神病院是怎样的,在心里不会再是个谜了。

在精神病院住院需要花费多少?

政府开的,有精神病证的住院免费。

但是一定到定点医院去。

在精神病院工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本人是一名精神科护师,男,80后。在一家四线城市的精神病院从事重症精神病患者的护理工作约两年半,现在跟大家分享一下在精神病院工作的体验,请大家轻拍,也当是跟大家讲一下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

我所在精神病院根据病情结合各方面实际情况分为6大病区,我所在病区是重型精神病的男病区。想必大家对精神病院都有点好奇心吧,由于病情特殊,封闭式管理的精神病院一般很少与外界接触或被报道,所以大家一般都是听传说或者电影电视剧上了解一些什么,比如经典的《追捕》啦,《飞跃疯人院》啦,《禁闭岛》啦等等。

这里与普通病房的差异很大,首先病房全部封闭,门禁严格。家属探视也是不允许随意出入的。然后管理严格,新入院病人需要更换院服,搜查危险物品的。住院病人需要遵循严格的作息制度的,这也是为了病人的病情康复。第三,工作责任大,环境比较压抑,也存在一定风险。

大多数患者是不承认自己有病的,所以也不大配合医疗护理工作,更有患者存在被害妄想症,会把一些正常的举动当成加害于他,以至于护理工作开展很困难,做起来费神费劲。

部分患者伴有躯体疾病,例如最简单的静脉输液这一项就比普通病房复杂很多,输液器具属于危险物品,例如输液架或者输液杆,如果被躁狂发作病人取用非常危险!连输液时使用的消毒棉签也是危险物品,使用以后必须及时清点回收。

外界有传言说我们在精神病院上班的人员会携带电棍等之类的物品,这些都是谣传,我刚工作的时候也咨询过前辈,从建院开始就没有这样的事情,我们这里目前只有一样器具,就是约束保护带,见图:

这种约束保护带也不是随意使用的,有严格的使用规范,而且必修有下达医嘱方可执行,紧急情况下使用后必须及时通知医生补开医嘱。使用时要将患者安置于重点病室,专人看护并且建立患者约束保护单,随时记录被约束保护患者的病情变化及皮肤情况,还有各种喂饭喂水喂药的详细记录。

由于是全封闭病房,患者一日三餐是统一在餐厅发放的,由于患者病情特殊,有可能发生拒食,抢食或者噎食,开饭时必须在护士与医生的监护下进行。例如本周一,中餐吃水饺,我们会先将饺子盛好,再打开餐厅大门,患者排队进入。

由于医院条件所限,餐厅的条件和伙食标准一般,但是都能吃饱。

关于治疗,病房内大部分患者使用的是口服药,配合各项心里治疗,符合有关指证的患者会结合无抽搐电休克治疗。口服药在医院专门设立的摆药站配伍好以后送至科室,再经科室内核对,分别在一日三餐后发放,个别药物需要饭前或者与饭同服,我们会单独的放置,在正确的时间单独发放。为防止有患者藏药,我们采用两位护士发药,患者领药服下,我们会要求患者张开嘴巴进行检查,看服到肚,个别患者服完后我们还会注意患者的举动,防止他自己扣嗓子眼把药吐出来。

我们工作的环境与普通病房不同,我们没有护士站,只有一间护理办公室用来处理医嘱等工作,平时上班除了值班人员外不允许在办公室里的,都必须在患者的病房以及音娱室内,进行管理或者对患者进行心里疏导,每天会看到很多病态的不正常的举止、言语和行为,我们都会耐心的制止劝阻,一遍不行两遍,两遍不行就三遍⋯⋯以此类推,刚开始上班的时候,每天下了班脑袋里都是轰隆轰隆的,耳朵里都是回荡着病人的话语(我什么时候出院啊、我是玉皇大帝派来拯救你们滴啊、大西瓜小西瓜大西瓜小西瓜⋯⋯等等只有你们想不到,大声喊叫的,小声在你身边嘟嘟囔囔不停的,反正没有你们听不到的言语)有时候,晚上睡觉还会梦见病房里的病人⋯⋯(´・_・`)

中午班,尤其是夜班的时候,最为紧张,因为这时候只有我们两名护士,而且只有我自己一名男护士。我们要面对病房内80名左右的重型精神病患者的护理工作。那忙起来的酸爽,可想而知。有时候根本坐不住的,要不断的巡视病房,竖起耳朵听病房里的异常声响,瞪大眼睛密切注意周围的异常举动。刚参加工作进入病房的时候,前辈们就叮嘱我:在病房内走动一定要靠着墙走,不能在走廊中间!有时候,患者突然情绪不稳,发生冲动行为,我自己一名男护士非常非常想第一时间制服该病人,但是,相当的无助... ...

一般新入院的患者比较难于管理,我所受伤最严重的那两次都是被新入院病人袭击的。有的患者存在钟情妄想,会对上班的女护士产生想法,也是有一定的危险的,曾经发生过出院后的患者还会再次单独来到医院,在科室门口等着上班的某某女护士,也发生过出院患者躲在医院大门口,堵截并袭击下班后的医护人员。

在我们这样的四线城市,认为在医院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又是男护士,待遇还不错;可是大多数人不知道,成为一名合格的护士,大学毕业以后不仅要考取护士资格证,还要面临医院内部的季度考试,业务学习理论和操作考试,职称晋升考试等,一辈子都有考不完的试。目前来看,不论哪家医院,对于护士都是要求最多,待遇上,相对最低的。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